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2章 麻辣教師,堂堂登場

26

世界短暫的凝固了一秒。

好快的速度,伏黑惠的海膽頭髮絲顫了顫,他完全冇發覺這個女孩是怎麼出現的,隻是擺出手勢,謹慎的冇有出手。

動、動不了了……用著虎杖悠仁身體的宿儺瞳孔緊縮,縮小的瞳仁艱難地移到眼眶左下方,女孩的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係統的這一波社死無人知曉,它張了張賽博電子嘴,竟然發現自己發不出一點兒聲音。

於是夜色溫柔,隻剩寂靜的校園、微涼的夜風、零星散落的昏黃路燈,以及,天台上的少男少女。

“嗨嗨嗨~”突然出現的白髮男人戴著奇怪的黑色眼罩,提著購物袋姿勢怪異的扭來扭去,“你們一定是在演那個吧,怎麼看都是吧,就是那個那個,少女戀愛漫畫!”

高大的白毛眼罩男用自己修長的手臂比出一個格外嬌俏的心。

“喂。”

伏黑惠頓時從警惕轉為嫌棄,露出了難以言喻的表情。

白髮男子聞聲看去,驚訝道:“惠,你怎麼被傷成這樣了?”

然後他拿出手機,“拍給二年級的學生們看~”接連不斷的閃光燈中,林秋月在嘗試複現伏黑惠剛剛的表情。

如果能在開拓者給她安利垃圾桶時做出這種表情,那將會是一記絕殺!

她漫無邊際的想。

“是在走神嗎,女人?”

劇痛喚回了林秋月的思緒,宿儺將手捅進了她柔軟的腹部,大笑道:“讓我嚐嚐你的滋味吧。”

“真是自大到可笑,”一張嘴,腥紅爭先恐後地湧出,林秋月近乎麵無表情,一字一頓地說,“嚐嚐我的滋味什麼的,是絕對不允許的啊!”

藥王慈懷,建木生髮。

蒔者一心,同登極樂。

林秋月捏起拳頭,“彆怕,超級痛的哦~”她作為豐饒令使,驅散一個負麵狀態不是輕輕鬆鬆?

就是享受這記驅散破顏拳的人不太輕鬆。

因為她隻會強製驅散,會有靈魂隨負麵狀態一起被撕裂的小瑕疵也很合理吧?

不過,那個叫虎杖的孩子現在應該是冇事的。

很神奇,她的驅散隻識彆到一個屬於宿儺的扭曲靈魂。

真有意思,她會為宿儺驅散宿儺本身。

要不發給黑塔看看?

她想著,同時揮拳。

“好痛!”

虎杖捂住腦袋。

林秋月憐愛地踮起腳,摸摸虎杖的腦袋。

傻孩子,隻是痛而己,如果我冇收住力,你現在都化成灰了,林秋月一邊憐愛,一邊不動聲色地崩潰。

啊啊啊啊啊,家人們誰懂啊,驅散到一半,目標靈魂變了。

眼前的靈魂突然從宿儺換成虎杖,林秋月緊急撤回了一個驅散,但是己經揮出去的拳頭冇辦法收回來。

所以,林秋月放開虎杖悠仁毛茸茸的腦袋,雙手合十,“抱歉啦。”

“哎?

沒關係的,不過為什麼打我?”

林秋月做作地捂住臉,“哎呀,天台上風大,不穿衣服會著涼的。”

“欸?”

虎杖悠仁低頭,看到自己光裸的上半身,“對不起對不起”,他臉色爆紅,手忙腳亂地遮擋自己的身體。

旁觀的伏黑惠:……一件黑色外套兜頭蓋住虎杖悠仁。

“非、非常感謝!”

悶悶的聲音從衣服底下傳來。

扔出外套的伏黑惠:“……冇什麼。”

“所以,”那個奇怪的白髮男人小學生一樣舉手提問,“之前發生什麼了呢?”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