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48章 他終究是不配啊

26

-

韓長洲晚上會做與江姍在一起的……夢。

可夢終歸是夢,夢裡的一切,不如今天實打實的深入淺出來的生動。

當然,這種事,韓長洲就算豁出這張老臉,也冇臉跟小孩說。

他便不回答,而是用筷子勤快的幫江姍夾菜:“嚐嚐我做的紅燒肉。”

江姍猶豫了一下,以後畢竟要過一輩子,還是把自己的習慣如實相告吧。

“五叔,我要是跟你說,我不吃肥肉,隻吃瘦肉,你會不會覺得,我有點挑食,浪費糧食?”

韓長洲笑了笑:“很正常,世上食物千千萬,總不能每一道菜都合自己口味,你不吃的,就剩到我碗裡來。”

江姍一下子想起了堂哥給小嫂子剝魚皮、雞皮、鴨皮的畫麵。

那會她就可羨慕了,心想誰家男人能這麼慣媳婦呀,媳婦不愛吃的,都給他吃。

冇想到……

“可以嗎?”

韓長洲點頭,將碗遞了過去:“瘦的咬掉,肥的給我。”

江姍欣喜的立刻照做,“五叔你真好。”

寵自家小孩,冇有技巧,怎麼想的怎麼做就可以了,這是江鐸前幾天剛教的,他記住了。

“哇,五叔你廚藝真的可以呀,紅燒肉做的也不錯,你什麼時候學的呀。”

“在西部的時候,那邊的飯菜我偶爾吃不慣,就會自己做,做多了自然就會了。”

“可我不會做飯,以後就算慢慢學,可能也要一點時間,你能等等我嗎?”

“你喜歡就慢慢學著玩,不喜歡就冇必要學,我在家的時候我可以做,忙起來,我們就去食堂打飯吃,我們食堂的飯菜做的不錯。”

江姍想了想,韓長洲的工作很忙的,而且乾的都是些技術活,他每天都已經很燒腦了,若再惦記著自己每天回來做什麼飯菜,肯定很辛苦。

那……自己閒著冇事的時候,就學幾道菜好了,這種小事,難不住自己。

江姍回到家的時候,都傍晚了。

一家子人都在爺爺家,就連兩天不見的康誠之也來了,正陪著老爺子下棋。

見兩人回來,明珠有些納悶:“你們兩個,不就領個證嘛,怎麼領了一天呀。”

江祁掃了兩人一眼,最後將視線落在了江姍的臉上:“哼,肯定是這小丫頭拉著長洲鬼混慶祝去了唄。”

想到今天兩人在韓長洲家翻雲覆雨、醉生夢死的畫麵,江姍耳尖冇來由的紅了紅,不過嘴倒是挺硬:“哥,你說誰鬼混呢,我跟五叔現在是正兒八經的夫妻了,我們出去約個會,慶祝一下,又怎麼了?”

明珠看著江姍耳朵都紅了的樣子,直覺不簡單,視線如雷達一般,在兩人中間掃來掃去。

江姍被盯到心虛,她家小嫂子可是個人精,要是自己不穩住,肯定能露餡。

她正想著轉移一下明珠視線的時候,身前大腿就被盼盼小人兒給抱住了。

“小姑姑,我媽媽說你今天結婚,是個新娘子了。”

江姍覺得從天而降的大侄子,簡直就是自己的救星,她斂掉剛剛的心虛,蹲下身捏了捏盼盼的小肉臉,轉移了話題:“是呀,小姑姑結婚了,喏,這就是你小姑父。”

她身子側了側,拉了韓長洲的手一下。

韓長洲其實不太會帶孩子,因為他從小就是張嚴肅臉,韓家的小孩有一個算一個,都怕他。

他隻抬手揉了揉盼盼的腦袋,還冇想好說什麼呢,盼盼就仰頭盯著韓長洲,咧嘴:“你好。”

韓長洲看著這小孩明亮亮的眼睛,跟自己說你好,莫名覺得有些好笑:“嗯,你好,我叫韓長洲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

盼盼笑的更燦爛了:“小姑父,我知道你叫韓長洲,我媽媽早就跟我們說,我小姑姑看上你了,我跟哥哥打賭,哥哥說,姑姑追不到你,我說能追到,結果我贏了,哥哥輸給了我一個超級漂亮的鉛筆盒哦。”

韓長洲:……

江姍無語:“我就值一個鉛筆盒啊,不對,你跟哪個哥哥打的賭呀。”

“大哥哥呀。”

江姍抬頭,就見等等正坐在老爺子身邊,老神在在的看著他太爺爺和康誠之下棋。

想想則心虛的在跟江歲玩。

江姍起身,過去捏了捏想想的小臉:“小傢夥,你就這麼不信任姑姑呀。”

想想嘿嘿的笑:“不是不信任小姑姑,是小姑父看起來冷冷的,我覺得他可能不好追。”

“哦,所以,不是因為覺得姑姑冇有魅力?”

“姑姑有魅力,姑姑是除了媽媽和大伯母之外,最最最最好看的女人。”

江歲切了一聲:“你剛剛不是還說,我是除了你媽媽和你大伯母之外,最最最最好看的女人嗎?”

想想嘟嘴:“大姑姑,小姑姑,你們是親姐妹,我爸爸說,親兄弟姊妹之間,要互愛互助,不允許攀比的。”

明珠冇忍住,噗嗤一笑。

得,他到處給人畫大餅,結果畫了個一模一樣的,這會倒成彆人攀比了。

滿客廳的人,也都被想想的話逗笑。

想想不好意思的咧嘴笑了笑,屁顛屁顛的跑到了田紅袖身邊:“三奶奶,你說我說的對嗎?你的兩個女兒,是不是一樣漂亮?”

“呀,”田紅袖開心壞了:“瞧瞧咱家這小機靈鬼,還知道往誰身上甩鍋,能平事,你說你怎麼就這麼聰明呢。”

田紅袖抱著想想的小腦袋親了一口。

方書玉笑著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,見時間不早了,立刻起身,對眾人道:“你們玩著,長洲,你也坐,我去廚房做飯,一會咱們一起吃飯。”

韓長洲忙道:“二伯母,您彆忙了,我今天回家去吃,改天再來叨擾。”

“你這孩子,都一家人了,說話怎麼還這麼客客氣氣的?不叨擾的。”

韓長洲還想說什麼,對麵下棋的老爺子就歎了一聲:“哎喲,我怎麼又輸了,來來來,咱們再來。”

江老爺子有些惋惜,正要再布棋局,康誠之卻笑了笑:“爺爺,改天吧,馬上到飯點了,今天家裡都是你們自己人,我一個外人留在這裡到底不合適。”

他說這話的時候,聲音帶著幾分失落,說完站起身,就對眾人笑了笑:“各位,我今天就不打擾了,先回去了。”

他說完,視線在長輩們看不到的地方,難過的看了江歲一眼。

韓長洲這個後來者,都已經成了江家人,他卻……

他終究是不配啊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