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58章 論誇張,冇人比得上康憬之

26

-

曲樂盈的廚藝隻限於煎牛排,煮方便麪這種水平。

小悅悅則是屁也不會。

李慕白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富貴命。

有的人天生就不是為了乾活而生的。

自己被母T天克,在這對兒蕾絲麵前就是拉幫套的命。

她們倆幫不上什麼忙,要求還挺多。

李慕白合計弄四個菜就行了,在這對兒蕾絲一聲聲“親愛的好棒”中迷失了自我。

最後做了六菜一湯。

麻婆豆腐,青椒土豆片,可樂雞翅,紅燒鮁魚,土豆燉牛腩,魚香茄條,番茄雞蛋湯。

李慕白手藝一般,又不經常做飯,做出來的東西也就那樣。

不過曲樂盈和小悅悅卻吃得很開心,像是在吃什麼珍饈美味一樣。

李慕白捏著從飯桌下伸過來的小腳,好奇地問道:

“有那麼好吃嗎?”

小悅悅終於不再對李慕白冷著臉了,點了點頭肯定道:

“好吃,我好久冇吃家常菜了。”

曲樂盈笑著看了看吃的腮幫子鼓鼓的小悅悅,餐桌下的小腳又往前伸了伸。

李慕白坐直了身體,費了好大勁才把身體往後讓了讓。

曲樂盈看著李慕白的反應得意一笑。

李慕白向下看了看。

這個破玩意我是割定了!

耶穌來了也不好使!

李慕白能看出來兩人是真的喜歡吃,但並不是自己做得多好。

可能是在吃一種叫家的味道吧。

曲樂盈和小悅悅吃到肚子溜圓才放下了筷子,一臉的滿足。

曲樂盈揉著肚子說道:

“我吃得好飽,一口也吃不下了!”

小悅悅也靠在椅子上,看著桌上的食物有心無力地說道:

“我也是。”

李慕白說道:

“彆想讓我刷碗啊!”

曲樂盈靠在椅背上,一臉笑意的看著李慕白,兩隻腳伸過來想要包圍小大白。

李慕白用了極大的意誌力從餐桌上站了起來,轉過身調整了一下褲子。

曲樂盈嬌滴滴地說道:

“你們兩個去玩吧,我去收拾好了!”

小悅悅對李慕白說道:

“來打《鐵拳》啊?”

李慕白不屑的說道:

“來就來,誰怕你啊!”

兩人打開電視接上PS3,開始了遊戲。

冇過多久,電視上李慕白的人物第八次在螢幕前躺闆闆。

“耶!咱們誰是小菜雞!”

小悅悅揚眉吐氣地舉著手柄,報了上一次被李慕白鄙視的仇。

李慕白有些尷尬的說道:

“新......新遊戲,我不太熟。”

小悅悅爭辯道:

“我以前也冇玩過啊!”

李慕白叫囂著說道:

“打《拳皇》敢不敢?輸了叫爸爸!”

小悅悅不服氣地說道:

“誰怕你啊!”

李慕白拿出一張《拳皇合集》的光盤,選擇了拳皇97.

過了一會兒小悅悅驚訝地睜大了眼睛。

“不帶無限連的!”

“好!”

“你不可以選八神!”

“好!”

“你的包子能不能彆一直在角落裡發波。”

“好!”

“為什麼我倒地之後,你的大門每次都可以震到我?”

“少廢話,快叫爸爸!”

“我不乾,這遊戲BUG太多,這把不算!”

“玩不起是吧!”

“誰玩不起了?”

“算了,我也不差你這一個女兒!”

“你......”

曲樂盈端著一托盤的水果走了回來。

“吵什麼呢?你就不能讓著小悅悅點兒?”

李慕白指著小悅悅笑著說道:

“她居然不認我這個爸爸!”

李慕白說完這句話後曲樂盈臉色變了變。

小悅悅丟下手柄,沉默著走回了臥室。

“小悅悅!”

曲樂盈喊了一聲,冇叫住她。

曲樂盈轉過頭嗔怪地看著李慕白。

李慕白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。

曲樂盈和自己提過小悅悅和家裡鬨掰的事情。

自己剛纔說的話讓小悅悅傷心了。

曲樂盈拿起一顆荔枝撥開,餵給李慕白,柔聲說道:

“你要負責哄好她喲!”

李慕白歎了口氣,自己剛纔非得腦抽說那句話乾嘛啊!

李慕白吐核的時候,曲樂盈伸手接了過來。

李慕白歎了口氣說道:

“唉!~我怎麼哄啊?”

曲樂盈湊到李慕白耳邊小聲嘀咕了一會兒!

李慕白點了根菸,想了想說道:

“這行麼?”

曲樂盈拿過一個菸灰缸,點頭道:

“這是你作為我們男朋友的義務啊!”

李慕白彈了彈菸灰吐槽道:

“切!~還男朋友的義務,我有男朋友的權利嗎?”

曲樂盈笑盈盈地說道:

“有啊!你哄好小悅悅就有。”

說完曲樂盈對李慕白拋了個媚眼!

李慕白覺得自己在曲樂盈麵前應該謹言慎行,這個母T太克自己。

李慕白掐滅了煙,起身走到了臥室門口。

路上李慕白又打量了一下這個房間。

對,就是路上!

李慕白挺喜歡大平層的,過兩天回家把老媽接過來也買一個。

不過不買這麼大也行。

房子太大走路也麻煩。

李慕白敲了敲臥室的門說道:

“小悅悅我進來了哦!”

打開臥室門後,小悅悅背對著門縮成一團躺在床上。

李慕白坐在床邊推了推小悅悅說道:

“好了好了,不用你叫爸爸了!”

小悅悅頭也冇回,打掉了李慕白的手說道:

“滾!窩嫩疊!”

李慕白突然一愣,感覺這句話好像在哪兒聽過呢,不過實在是想不起來了。

見小悅悅和自己說話,李慕白覺得哄好不難。

李慕白一臉沉痛的說道:

“說真的,我還挺羨慕有個關心你的父親的。

可是我......已經冇有父親了。”

小悅悅轉頭看向了李慕白,眨了眨眼睛問道:

“叔叔什麼時候走的?”

李慕白歎了口氣說道:

“唉!~......前不久他跟我媽離婚了。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