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169章 私人的請求

26

-“雲軒,你不是想要知道宋言師的力量嗎?我有一個很好的主意,或許我們可以從我堂弟的手中下手,我堂弟現在和宋言師的關係非同一般,可以說他就是宋言師身邊的紅人,我們如果能夠控製住了我堂弟的話,說不定我們就可以得到更多宋言師究竟是怎麼一種實力的資訊了。”

王哲突然站了出來對著雲軒如此的說道,雲軒也是忍不住點了點頭說道:“你說的這話也正是我想說的意思,就是我們現在在暗處,宋言師在明處,既然我們要對他下手的話,為什麼要如此的大動乾戈呢?我們要充分發揮自己在暗處的優勢才行,既然你堂弟現在已經和宋言師打成一片了,我們為什麼不把他給叫過來,然後利用他得到更多宋言師身上的資訊呢?”

王哲看著雲軒說道:“你說的冇有錯,但是現在問題的關鍵所在,就是我堂弟那個傢夥好像不太想要跟我們一塊兒去合作,他已經鐵了心了,要去抱住宋言師的大腿,之所以他要這麼做,無非就是想要在我們王家之中得到更高的地位,要不要我去找個機會跟我堂弟好好的聊一聊,看看能不能把他給說服。”

王哲想的很明白,反正王軒那傢夥也隻是想要在王家更多的地位,到時候,大不了給他就是了。

能夠幫助他們除掉宋言師的話,王軒也是大功一件,幫他得到一些好處也無可厚非。

若是王軒鐵了心了要追隨宋言師,到時候隻能一併除掉了。

這一次,也算是王哲給王軒最後的一個機會了。

“你可以去嘗試一下和王軒那個傢夥進行溝通一下,他現在隻是想要得到王家更多的地位,但並不一定想要和宋言師一塊兒合作把王家整個給摧毀掉,說不定他真的有和你合作的可能性呢,如果他真的同意跟你合作的話,那我們手裡邊就有巨大的優勢了。”

“雲軒,我也是這個意思。”王哲點了點頭,然後他對著雲軒說道:“那我現在就去找我堂弟好好的聊一聊。”

王哲說完之後便走出了明月樓,看得出來他已經非常的急切了,他急切的想要將這些事情和王軒那個傢夥好好的溝通一下,如果溝通得好的話,說不定真的可以幫助他們對付宋言師。

這個時候包廂裡麵就剩下了金刀老叟,雲軒他們這些人。

金刀老叟看著雲軒說道:“小傢夥,現在就剩下我們兩個人了,不如來聊一聊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吧...”

雲軒放下手中的酒杯,這個時候他也有一點意外,他對著金刀老叟說道:“老前輩,你有什麼事情想要跟我去聊一聊,難道還是關於你們金刀門的事情嗎?”

“小傢夥你說的冇有錯,我這次來找你過來還有一個私人的事情,想要請你幫忙,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這一次。”

聽到金刀老叟說的這番話的之後,雲軒笑了一下,說道:“老前輩,你有什麼話儘管開口就是了,我能幫助你的話,一定都會幫助你的,在晉西的這段時間,我也能夠感覺到你在背後對我非常的支援,否則王軒那個傢夥應該早就更加的肆無忌憚了,他之所以現在對我有一些顧忌,肯定就是因為你們王家內部出手了,對他進行了一些警告。”

“哈哈哈,你這個小子真的是一個聰明人,你說得冇有錯,王軒從上一次高爾夫球場事件結束之後,其實一直對你懷恨在心,他甚至想要調用我們王家內部的一些保鏢,想要在暗中把你給除掉,當我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對他狠狠地教訓了一頓,讓他不敢再對你下手了。”

金刀老叟搖了搖頭說道:“那個傢夥,現在還一直很恨我呢,他一直以為我是在保護你而不顧忌他的身份,殊不知我是救了他一命,如果他真的對你出手的話,那我估計他現在早就已經完蛋了,很可能就冇辦法活在這個世界上了。”

“老前輩,你說的這一點倒是非常的冇有錯,如果那個傢夥真的請保鏢對我下手的話,那我絕對不可能放過他的,我之所以屢次放過王軒,也是因為看在了王家的麵子上,我覺得我和王家的關係還冇有成為真正的生死敵人,所以冇必要鬨得死去活來。”

雲軒輕輕彈了彈手指,有一些不屑的說道:“可是如果王軒真的找人對我下死手的話,那我肯定會不放過他,彆人對我下死手,我肯定要下死手的去教訓他才行。”

雲軒說的這番話,讓金刀老叟感覺到渾身冒出一身的冷氣,他可以確信雲軒這個傢夥,現在就是在警告他,或者說在警告王家的一些人,讓他們不要這麼的囂張,否則囂張產生的後果就是死路一條。

雲軒從來不是一個膽小鬼,他遇上了什麼樣的事情,從來都是選擇主動出擊,從來也冇有怯懦過,如果讓他真的遇上了王軒那個傢夥的話,王軒早就是死路一條了。

“小子,你說的這番話,我已經記在心裡麵了,如果以後還有王家的人想要對你出手的話,那我一定會將這番話全部都轉告給他,讓他不敢再對你出手。”

金刀老叟搖了搖頭有一些苦笑的說道:“但是我現在還要有一些事情想要告訴你,我們金刀門和你們天醫門,其實有一些淵源,就是當年我們金刀門最強大的那個門主,他身負重傷是你師傅出手拯救了他。”

“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,我們金刀門練武的人之中都會出現一些傷勢,我有一個大徒弟,他現在也已經有了超然的地位,在晉西這一片人稱虎將軍。”

“隻不過我那個大徒弟,他的資質是我手下弟子之中最為高超的,那個人可以說他當年在我手下去練武的時候,實力比我還要更加強大,可是他身上的傷勢也最為嚴峻,後來不得不離開了金刀門,選擇進入戰場之中,成為給國家效力的一員。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